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中国好声音》制作方冲刺港交所:沉没的IP难做的生意

时间:2022-01-14 13:4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解决一切选购痛点 联想企业采购不少网友是看到“中国好声音决赛”“伍珂玥中国好声音冠军”的热搜,才知道今年《好声音》已经播出。甚至很多人还不知道伍珂玥是谁。

  一档综艺就像一场婚姻,走了十年,靠的更像是惯性在维持。在这方面,不管是这档节目,还是制作方星空华文,都异常坚持和执着。

  日前,星空华文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主板挂牌上市,这已经是星空华文第四次冲刺IPO。

  2012年,第一季《中国好声音》开播,收视率高达3.08%,豆瓣评分收获7.9分,成为收视口碑双赢的现象级综艺。制作方灿星文化也受到资本青睐。

  2014年,灿星文化跟随母公司星空传媒赴港上市。然而,随着默多克新闻集团退出,星空传媒股权架构调整,灿星文化第一次IPO无奈被折戟。

  2018年,灿星文化向上海证监局递交IPO辅导备案材料,再次冲击上市,但由于迟迟未递交验收报告,第二次IPO被按下暂停键。2020年-2021年1月间,灿星文化向深交所创业板五次递交招股书,仍未能通过审议,冲刺IPO也被否。

  屡屡失败后,灿星文化在8月与中国香港的星空华文传媒电影完成重组,以“星空华文”改道港交所。

  现象级综艺,却在上市路上崎岖坎坷。不禁让人疑惑,《中国好声音》为何这么不受资本市场认可?真的没什么想象力吗?

  事实上,广告收入、艺人经纪、艺术教育……星空华文对《中国好声音》的开发并不单一。招股书显示,IP创造及运营是星空华文的主要着力点,其中尤其专注于综艺节目IP打造。除了《中国好声音》。星空华文也陆续制作了《蒙面唱将猜猜猜》、《中国好歌曲》、《这!就是街舞》等综艺节目,但再未出现匹敌《中国好声音》的现象级综艺。

  《好声音》依然是星空华文的营收担当。此前的招股书表明,2015年《好声音》系列实现营收11.43亿,占总营收46.43%,此后带来的收入基本占比三成以上。即使到了2019年,《好声音》依旧贡献了26.67%的营收。

  尽管此次招股书没有具体说明《好声音》系列收益,但2018-2020年,综艺节目IP运营及授权对总收益的贡献稳定在七成左右,而《中国好声音》作为星空华文旗下最知名的综艺节目IP,对公司收益的影响可想而知。

  除了节目本身带来的收入,围绕《好声音》,星空华文也陆续开发了音乐及其他IP相关业务。例如,星空华文在音乐类综艺节目制作过程中选拔艺人签约,并为其制作音乐作品,再向在线音乐平台、媒体平台等音乐服务提供商授权IP,以收取授权费。

  公司旗下较为知名的艺人希林娜依·高、吴莫愁、李维、扎西平措、张磊等,包括合约到期的周深,多是从《中国好声音》中走出的。由此,星空华文也自然将业务扩展至艺人经纪、演唱会组织及制作。

  在《中国好声音》IP赋能下,星空华文还在艺术教育方面多方布局,包括艺术教育、艺术培训、应用程序三个方面。

  在“中国好声音”应用程序上,用户可以参与在线音乐课程,平台按照课时收取固定费用。按照设想,APP也是一个社交平台,用户参与线上歌唱比赛,并对歌唱技能进行在线评估。在此过程中,公司既能借机物色和推广新人,也因为拉近了艺人和观众的距离,进而能吸引艺人注册并进行在线现场表演。

  不过,现实似乎并不那么乐观,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国好声音应用程序只有约53万名注册用户。

  艺术教育方面,在《中国好声音》等歌舞比赛节目和公司旗下艺人的基础上,星空华文和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合作,提供流行音乐及街舞的本科课程,主要负责教学设施及教学人员有关费用,并向学校提供各种教学资源。但在招生上似乎也十分困难,2018年-2020年,就读该本科课程的学生人数分别为54、113、168。

  此外,歌舞比赛节目品牌效应之下的,还有艺术培训业务,主要服务于想培养个人兴趣或进一步提升唱歌及舞蹈技能的儿童及成人。公司会聘请音乐家及舞蹈家作为导师,向公众提供在线及线下音乐及舞蹈培训课程,按单节课时收取费用或按月收取固定费用。

  招股书中,艺术教育收益未被单独列出,仅被归为“其他IP相关业务”板块,而这一业务在2021年上半年产生1450万元收益,仅占总收益9.4%。但星空华文表示,公司计划继续投资艺术教育及培训、即时体验场地及衍生消费品领域,为观众提供优质服务及产品。

  总结来看,围绕IP打造生态,星空华文似乎已经有了成熟的体系,但这个前提是IP的打造。

  2018年—2020年,星空华文的收入分别为17.39亿元、18.06亿元、15.6亿元,相对应的净利润为4.76亿元、3.8亿元、-0.28亿元,总体呈下降的趋势。

  其他业绩同样不乐观,近三年毛利润分别为8.25亿元、7.05亿元、5.87亿元,毛利率分别为47.5%、39%、37.7%。

  2021上半年,业绩下滑的趋势依然十分明显。星空华文实现营收1.55亿元,同比下滑62.48%。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31亿元,同比减少57.82%。

  业绩下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IP的问题。星空华文在招股书表示,主要是疫情对综艺节目制作和播出的负面影响带来的。在综艺IP方面,不止广告销售收入下降,授权网络视频平台电视综艺节目广播权收入减少,授权线下文娱活动收入也有所减少。

  而2021年上半年,综艺方面的收入继续下降,实现收入0.73亿元,占总收入46.9%。而去年同期,该业务产生收入2.76亿元,占收入67.1%。对于下降的原因手机最快报码开奖现场,招股书指出依然是疫情导致综艺的制作和播出时间延迟。

  比较来看,上半年各板块业务在收入占比中发生变化,主要是因为综艺IP收入大幅减少,使得总收入减少导致的。

  从百度指数看,星空华文打造的所有IP,在影响力上几乎都是逐年递减的状态,而且,几乎所有的综艺都没能重复当年《好声音》的盛况。

  而这也是围绕IP开发的风险,它可以迅速带来收入,但维系IP的影响力也十分困难。

  在星空华文引以为傲的综艺IP矩阵中,《中国好声音》已经播到第十季,声量和影响力大不如前。后续的《蒙面唱将猜猜猜》已经拍了五季,和韩国MBC电视台的版权诉讼尚且悬而未决,对方总索赔15.8亿元,这对年净利最高仅有4.76亿元的星空华文是潜藏的巨大危机之一。、

  老牌IP营收下降,新生节目难出爆款,星空华文的上市之路注定坎坷。IP老化、观众审美疲劳并非星空华文一家的问题,而是所有综艺节目制作方的难题。而且,长视频今年以来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差强人意,内容遇到瓶颈,盈利能力持续不被看好,综艺难出爆款已经是大环境下的行业现实。

  星空华文试图在资本市场讲一个“打造IP生态”的故事,以打破营收过度依赖综艺IP的困局。以综艺、音乐、影视IP为出发点,延伸至艺人经纪、社交、艺术教育等场景,还开拓了衍生消费品业务,并走轻资产模式与景点合作,打造即时体验场地。

  但IP的打造十分困难,当前星空华文仍笼罩在《中国好声音》等节目的光环之下。综艺节目IP营收占比接近五成;音乐IP方面,旗下签约的艺人多是从《中国好声音》走红的。而且,随着签约艺人的合约陆续到期,例如人气较高的周深、张碧晨都已经更换经纪公司,这给艺人经纪业务收益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IP青黄不接的星空华文想讲好 “IP生态”的故事,资本市场这次会买账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分隔线----------------------------
精品学习网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培训课程 试题真题 成绩查询 报名时间 会计证 计算机等级考试
天空彩开奖报码,天空开奖tkkjcc 香港,香港六宝典资料大全,tktkcc天空 彩同行旧版,天下同步报码开奖结果,4944cc天彩下开奖记录